孟鱼在一旁饶有兴致听着,见到江彩鹤依旧有些想不通,她心中微叹。

自从江彩鹤的徒儿穆芊芊死后,这老家伙脾气愈发爆炸,脑子也愈发有些痴呆了,什么都不爱多想,心气也不比以前。

孟鱼笑着解释道:

“鹤老头,同一件事,不同的人,不同的时机,效果是不一样的。

想想这些事出现的时机。”

“时机?”江彩鹤想了想,喃喃道:

“天地大变,双方都在酝酿,他们派人来劝降,挑人站队...”

“对,就是站队。”李未央似乎是站累了,一屁股坐在了池塘边的小石凳上,抚了抚有些褶皱的大红袍,解释道:

“姜家去了一些地方,比如东灵仙域的涂山,姜家既是去查探玄鸟是否苏醒过来,也是去试探涂山的态度。

不止是姜家,还有其他背叛这天地的势力或强大的个人,都在拉拢更多的人或考虑迷途知返。

在这个时间点,没有谁会为了一个小小的李家家主,一个不过尊者上三劫八劫的强者,而付出那么多精力。

且还是可能得罪我李未央的情况下。

再者,你看看姜家那些被扣押作为天骄的人质,李世元与他们相差得了多少?

若是灾劫一方要死死监视李世元,那同理他们也更应该监视姜家的天骄,以免这些人泄密才对。

灾劫一方并没有这么做...

如之前所说,李世元在他们眼中,最多泄露李家的秘密。

姜家的那些天骄最多泄露姜家的秘密。

而事关灾劫,事关天道的任何重大辛秘,都不可能得到泄露...

比如这自诩天道的灾劫之前藏在何处,我们都有过猜测,但从未有实质性的确认。

连我李未央这个看似背叛了万载的至尊,都是近期才知晓此事,他们就在北域。”

江彩鹤瞪大了苍老的眸子:

“李家那些送入补天阁求学的天骄,你也可以施展提线偶?你一直在向补天阁的老前辈渡送消息?”

李未央锤了锤腿,算是默认。

江彩鹤陡然觉得,同为至尊,李未央简直要比他聪慧太多,深谋远虑。

他感慨道:

“李未央呀李未央,你爹当年给你取这名字,究竟是怎么想的?

未央?

聪慧未央?

聪明到没有尽头?”

“鹤老头...”孟鱼唤了一声江彩鹤,似乎想提醒江彩鹤一些什么事。

陆重感慨一笑,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一副画卷,画卷中,有着三道人影。

居中一人,是妖神,画面中的妖神只有一道背影,绝代风华。

而画面的左侧,一位鼻涕娃向着妖神奔去,似乎想要追随妖神。

在画面的最左端,有着一道娇俏的倩影,在温婉含笑,看着这一幕。

“陆重,你拿出这幅画作甚?”江彩鹤不解,这幅画画的是陆重和妖神,以及孟鱼,他不明白陆重此刻拿出这幅画的用意是什么。

李未央瞟见这幅画,眉眼一瞬柔和下来,笑了笑:

“未央是没有尽头的意思,但作为吉语,是没有灾劫,没有殃祸,健康长寿的意思。

李未央这个名字,不是我爹取的,我从未见过我爹,这个名字是兄长为我取的。

赵无疆...

李...未央...”

江彩鹤脑瓜子轰然一声,他猛然看向了陆重的那幅画。

陆重笑道:

“都以为我陆重是画中的鼻涕娃,可有谁想过,这画的场景,是谁看到的?

这幅画呀,是那天午后...

追随兄长的是李未央,看着兄长的是鱼姐,而作画的人是我...

他们走进了我藏起的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