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是你儿子这么说,我能去搜易开得家屋子吗?你看,现在什么也没有找到,还害得我冤枉了易开得同志,差点弄得我们院子里又不团结了,这10块钱,你难道不应该出了吗?现在也没有这么回事。”刘海中也不想承担这个损失。

毕竟,这10块钱也不是小钱。

“刘海中,你这样就不对了吧,刚才是谁信誓旦旦说要为院子里的人办实事,现在,怎么还要我给钱了,你自己刚才说的话,院子里的人可都是听到了。”贾东旭可还是不会把刘海中放在眼里呢。

反正天塌下来还有自己的师傅易中海顶着。

“老刘,你这样让东旭给钱确实不合适,当时也没有谁勉强你,你自己就要给钱,这也不能怪东旭。”易中海果然为贾东旭说话。

其实,易中海心里也还是记恨贾家,要不是贾张氏这件事,街道还真不会把他这个一大爷给扯了,不过,易中海也不的不承认自己也是有责任,要不是自己抱着侥幸心理的话,以为贾张氏是装的,贾张氏也不会自己跑出去,结果被别人送到医院里。

易中海现在也更见不得刘海中这副得意想要占便宜的样子。

“要不是棒梗这么说,我怎么会给钱,现在,这情况压根不像是棒梗说的这样,这又怎么算,我这10块钱总不能就这么打了水漂吧?”刘海中当然是不甘心。

“刘海中,你刚才自己怎么说的,孩子怎么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还能撒谎骗人吗?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刚才大家可都是听到了,你还想反悔了不成?”易开得笑道。

“哎,刚才我就说了,我易开得怎么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呢,有些人就是不信,怎么样,事实证明了吧。”易开得又是阴阳怪气道。

刘海中听着易中海和易开得还有贾东旭这些话,脸色也很是难看,没想到,自己这一大爷的威严没有立起来,反而还颜面扫地了,这叫什么事?

“这10块钱你自己花了,你自己愿意给,还想要我给回去你,你要不要脸你,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说得好像你的钱是给了我似的。”贾东旭冷嘲热讽道。

“好了,老刘有这份心已经做得很不错了,要是我,说不定我就不愿意这么做了,老刘,你还是赶紧弄清楚到底是谁偷了许大茂家的鸡,总不能钱花了,事情还没办成,咱们院子里还有个潜在的贼,这也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很不安全,很影响治安。”易中海又说道。

易中海心里现在很满意,看刘海中这个吃瘪的样子,他的一大爷能当到什么时候。

“要我说,现在既然搜了我家了,其他家是不是也该搜一搜?”易开得说道。

“搜我家也可以,不过,这个钱,我还能不能要?我能不能也要20块钱?”贾东旭赶紧道。

“你想的倒是美,我宣布,现在必须进行全院搜查,不管怎么样都应该好好找一找,到底是谁家偷了鸡,要是让我知道这院子里是谁家偷了鸡,我饶不了他,我昨晚才说了这院子里的风气不能这样了,还有人敢给我顶风作案,真是岂有此理。”刘海中义愤填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