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不是以你父亲的所作所为为荣,所以才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你算什么东西?”

那妹子却是丝毫不惧,毕竟他父亲已经到了他的手上,如果真的出了问题,他可以杀了她,毕竟他还能走,他爸妈又不在家,他1个人呆着也没什么意义。

这是她最糟糕的情况,她现在连死亡都不怕了,自然不会畏惧这种情况。

“我希望你别做傻事,你还这么小,就这么死了,你不会很遗憾吗?”

姑娘听了自己的姑爷的话,心中嗤笑,别耽误自己的时间?他的生命中,就剩下这么1段时间了,以前是因为他的父母而活着,但是如果他死了,他也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你在爸爸妈妈的怀里成长,那该有多开心,有多满足,可是我怎么办?

林枝:“……”

不过沈屹城就没那么好心了,反正也不关他们的事,干嘛非要闹得那么大。

“要不要这样?我们可以私下里处理,但是你既然来了,我们就私下里谈1谈,我们已经尽力了,你又何必呢?”

“要不是我把这事儿闹大了,你以为这事儿就能善了?我只是1个穷光蛋,哪里比得上你,我只是想借着你的手,将你踩在脚下,我现在就说,我要将这份工作给你,我要和你决1死战。”

没有人能够理解他心中的痛苦,他必须要为那些死去的人讨回公道,否则他永远都不会安心。

“我爹呢?我想请您给我1根糖果,咱们当儿女的帮他把这事儿处理好,毕竟他也是老人了,还请您多多关照。”

你会不会想着把他的爸爸叫过来,留在他们的手上,他心里也没底,再说了,那个女孩好像疯了1样,留在他的身边,谁知道会有什么后果。

“抱歉,那不行,他现在是我的把柄,我把他还给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你当我是傻子吗?我要的就是让你尽快过来和我谈1谈,谈成了我就把人放回来,谈得不成,那就没办法了。”

林枝看着她那副固执的模样,只觉得这小妞真是冥顽不灵。

“你怎么这么冥顽不灵?那么多年了,你要变得更好,不要再回到以前的生活了,你说,你会不会很伤心?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我们1定会好好赔偿你的,不过还请你放过我爸爸。”

林枝很担心自己的爸爸会不会死,所以她很担心,那个小丫头会对自己做些什么。

“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他做什么的,他依旧是我的把柄,但是我希望你能接受我的提议,否则的话,我可不敢保证。”

说着,女生就把手机关机了,林枝也没办法再接到她的电话,只能在车里焦急的等待着。

“看来,这是1个很难解决的问题。”

沈屹城点了点头,便领着林枝进了办公室,准备以最快的速度,将这事儿给办了。

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住了,他们不明白,自己怎么会突然离开,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会议1片混乱,所有人都在看到消息的时候,都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很抱歉,我们只是1个小小的意外,还请各位谅解,我们之间出了这种事,请你们尽快回家,不要再继续下去了。”

从现在开始,你必须马上离开。

沈屹城与林枝办好了这边的事,便驱车前往了龙家。

这1幕被揭穿,林枝和林枝之间的气氛有些尴尬,林枝见到林枝,微微1怔,并没有多说什么。

此时,林枝虽然没有再看林枝1眼,但脸色却变得有些冷淡,若是其他人遇到这样的情况,只怕也会是同样的反应。

“实在是太对不起了,我本来是打算给你1个机会的,可是后来我和你和解了,就没有再提了,我也没有想到,他会那么的着急,我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他,他就已经做出了决定。”

林枝不停地给林枝讲解,可是林枝就是1句话也不说,1脸的无所谓,完全不愿意告诉他。

林枝不断的对着他说着,这让他很是不爽。

“行了,我明白了,我不是聋子,这是我们之间的恩怨,我们稍后再谈,我很愤怒,你说再多也没用。”

“好了,暂时不去想这些了,我还是想想办法,看看自己的父亲能不能活下来。”

既然他们已经谈好了,那么,他们1定已经把他们的计划告诉了你。

可惜,他们并没有商量出任何的方案,只是说要1起行动,至于要做什么,林枝并不清楚,所以,1切都是由他来安排的。

这件事,是他1手造成的,林枝想说也说不出话来。

“对不起,我没有和他详细说,我们只商量了1下,并没有说这是他的计划,所以我也无能为力。”

林枝角这话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却又无可奈何,因为他根本就不懂这些,所以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林枝看着自己的女朋友,无奈的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