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帮忙只是小事,麻烦先解释一下什么是‘狂野之夜"?”杰克眼中跳动着八卦之火。

丹尼尴尬的看了一眼杰克身边某位同样瞪着一双无辜小眼睛的新人搭档,背过身小声解释道。

“我们曾经约定,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把孩子们送回家,然后出门找家好点的酒店度过一个美妙的周末,你懂的,咳,就是无拘无束的那种。

这段时间实在太忙了,我已经连续错过了几次‘狂野之夜",这次琳达对我下了最后通牒。”

杰克表示秒懂,这不就是他和汉娜的“游戏之夜”嘛,也不知道某人是真的太忙错过了还是最近有些力不从心。

他一巴掌拍在丹尼的肩膀上,“大家都这么熟了,这种小忙肯定帮,之前我介绍给你的枸杞最近有经常泡茶喝么?”

丹尼神色略显尴尬,“我把这事给忘了,今天喝还来得及么?”

杰克随手发动治疗术给他加了个BUFF,神秘一笑,“或许吧,加大剂量可能会管用。”他已经预见到明晚过后,那些红色小果子会被某人奉为神物了。

聊完中年男人之间独有的猥琐话题,他们也走到了距离医院正门不远处的路边,这里已经被NYPD巡警们拉上了警戒线。

“嫌疑人为男性,中等身高,可能接近五英尺10英寸(180厘米),带着手套,右手持枪,面部用滑雪面罩遮挡。

根据目击者的说法,受害人当时以为是抢劫,还拿出了自己的钱包。”

说话间丹尼站到了一个小小的黄色物证标志牌跟前,它的旁边躺着一个棕色的古驰女士挎包,“绑架者把钱包扔到了一边,我刚看了下,手机也还在包里。”

杰克戴上手套从挎包里摸出手机,发现有密码,转头看向吉姆·奥布瑞,后者已经很有眼力见的打开一個证物袋凑了上来。

一个粉色的小钱包被扔在了不远处,边上同样摆放着一个带号码的物证标志牌,杰克将女士挎包和钱包都检查了一遍,证件、信用卡和现金都在,还有些乱七八糟的口红之类的小零碎。

将这些都收进证物袋,他继续问道,“受害人当时是一个人吗?”

丹尼摇摇头,“和她一起的还有一个男性友人、同事又或者是追求者之类,随便了,那个可怜的家伙这会儿正在急诊室里。

绑匪用枪柄敲破了他的脑袋,然后将妮可·赖特扔进了一辆灰色宝马车的后备箱中就开走了。”

“他有提供什么线索吗?比如说听到或者看到什么?”杰克看了眼丹尼手里的记事本就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不会很长,因为上面的内容甚至没记满半页纸,但该问还是得问。

“宝马车的牌照被卸了,和妮可·赖特同行的那位叫做亚当·李,一名年轻的实习医生,也在这家医院工作,你来之前我刚从急诊室出来。

他完全被吓坏了,连绑架者穿的什么衣服都说不出来,只记得自己当时被枪指着头。”

丹尼合上记事本,对着杰克挤挤眼,表示自己已经把知道的都说了。

“听起来似乎有人失去了一次成功追求到白富美的机会。”吉姆·奥布瑞在一旁小声吐槽了句。

“英雄救美首先要保证自己能活下来。”杰克颇感无语,不过从证件上看,那个妮可·赖特不过30出头,长得还不错,加上据说出身有钱人家,又是一名医生,白富美倒也算是名副其实。

“OK,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后面的协调工作会有我搭档洁姬跟进,有进展了记得发个消息给我。”丹尼一副交给你我就放心了的模样。

杰克挥挥手和他告别,和吉姆·奥布瑞绕着现场周围走了一圈,运气不错,医院入口附近的路口有好几个交通摄像头。

见他摆出一副打道回府的架势,新人有些疑惑,“呃,我们真的不需要再询问一遍目击者和急症室里的那个证人?”

“暂时没有这个必要,丹尼在现场这方面的经验比你我都丰富,而且NYPD目前和我们的合作亲密无间,回去你就知道了。”

果然,就如同杰克所说,等两人回到作战中心,NYPD已经把正式格式的笔录文件,现场照片,交通摄像头拍摄到的视频都发了过来,效率堪称神速。

“有人查过被绑架者的身份背景了吗?”杰克三口两口干掉了一个路上顺便买的汉堡,接着又来了一口冰阔落润润嗓子,然后高声问道。

案子来了就要抓住一切碎片时间填饱肚子,不然错过这一顿,下一顿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新人吉姆·奥布瑞看来也是个吃货,他进FBI之前就在华尔街干过,虽然几年没回纽约了,但对路边小餐车中的美食如数家珍,哪家有些什么特色都记得清清楚楚。

他们刚买的这家汉堡就是他推荐的路边摊,味道确实可以。

朱巴尔今天反常的没有站在大屏幕前做指挥,而是一个人窝在一间小办公室里不知道在忙什么,杰克干脆直接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