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若早一步离开,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

但姜天的身份在她面前暴露,她确实无法从容退走。

可这件事情,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光明联盟的影响力固然覆盖全域,但这里毕竟是五行仙宗的玄隐界。

而此界的界主,乃是黄剑灵的师父玄隐真人。

如何站位以及发表怎样的言论,普通弟子们数量众多,或许不用太在意言辞。

但她却不得不谨慎,因为她是玄隐界年轻一辈屈指可数的天骄,一句话、一个举动,都能进入界主视线,稍有不慎,便会面临巨大的麻烦。

姜天的罪过重吗?

跟光明联盟的仇恨深吗?

当然,这毫无疑问!

但罪过再重、仇恨再深,都也是姜天跟光明联盟的事情,跟她寒雪霜,有什么关系?

反而若是因为言论过激而得罪了黄剑灵、冒犯了玄隐界主,她少不了马上就要吃眼前亏!

一番斟酌之后,寒雪霜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不能保持沉默。

因为在这种复杂的局面下,沉默也是一种罪。

“黄师妹,有些话不知当讲不当讲?”

“寒师姐请讲!”黄剑灵依旧笑嘻嘻地看着她。

寒雪霜肃然道:“这件事情,我想会不会有什么误会,姜道友会不会是被人栽赃陷害,光明联盟那边的情报,会不会存在被人蒙蔽、曲解、误传的可能呢?”

黄剑灵眸光微亮:“寒师姐说得对!这件事情的确需要仔细查证,光明联盟的态度不是天道法旨,未必绝对正确,是非曲直,家师自会查证。”

“呵呵,那我就放心了,本宗作为光明联盟的首脑级势力,当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坏人,但也绝不能冤枉任何一个好人!”

说完这些话,寒雪霜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然后向黄剑灵和姜天,拱手辞别。

当然,态度亦是有微妙的区别,跟黄剑灵郑重别过,跟姜天则只有一道淡淡的眼神。

“各位若是不服,大可过来擒他,姜天就在你们眼前,我向各位保证,他绝不会逃跑。”

黄剑灵脸上笑意退去,用冷漠的眼神扫视全场。

众人哪敢找死?

站得远一些的扭头就走,靠近些的只能硬着头皮向黄剑灵辞别。

有些胆小的更是捏着鼻子说了几句道歉的话,然后才战战兢兢地置身离开。

擒拿姜天?

开什么玩笑!

贝敏男、寒雪霜、雷海哲都不能轻易击败的妖孽,他们哪有胆子挑战?

顷刻之间,数千名弟子便如风卷残云般退去。

客殿恢复寂静。

“这些人,胆子也太小了。”

黄剑灵一脸无趣地看着姜天。

“我在这里,会不会给黄道友以及令师带来困扰?”姜天问。

“当然!”黄剑灵并不否认,“所以姜道友在即将开启的永恒之争里,务必全力助我,以便还我这个人情噢!”

姜天淡淡道:“姜某自不会让黄道友失望。”

“对了!”黄剑灵扔出一枚储物戒,“这是我向师父求来的东西,你用它好好补补,这次永恒之争,你的压力会很大!”

“我该说谢谢吗?”姜天笑着道。

“永恒之争过后,再说吧!”

黄剑灵转身离开。

姜天拿着储物戒回到了客殿。

……

姜天的身份虽然公开,但之前三场较量的影响,却还在发酵。

见证了这次较量的玄隐界弟子们,对他的战力有了一个较为客观、自信的评判。

若要打到最后,或者生死相拼,姜天必定落败,贝敏男、寒雪霜、雷海哲和竹青直,实力绝对占优。

光明联盟的全域通告,也恰恰印证了这个判断!

在姜天犯下的罪状中,斩杀一百多个永恒境初期强者,是最大的“亮点”。

与姜天在客殿前的表现,形成一个严密的论据链条,向众人展现出他的极限战力——碾压永恒境初期,低于永恒境中期!

这便是他的战力区间,短时间内,必跳不出这个樊篱。

不得不说,竹青直放弃挑战果断离开,绝对是正确的选择。

否则他也将会像寒雪霜那样,陷入进退两难的尴尬境地。

更有许多弟子出于义愤,向长老控诉姜天,指出他是光明联盟全域通缉的重犯,五行仙宗容不下他,玄隐界更不应该包庇他,应该立即把他镇压,交给光明联盟处置。

长老们的态度,却让他们诧异,只回应说此事会禀报界主大人定夺,便再无下文。

这件事虽然十分轰动,但迫在眉睫的永恒之争,才是玄隐界乃至五行仙宗上下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