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尔敢!”

发现真相的鲲族太祖,顿时勃然大怒,神情狰狞的怒斥起来:“谁在假扮父神?且来受死!”

话音落下,鲲族太祖顿时化作大鱼真身,直接抡动着巨尾,掀起滔天海啸,直接朝着鲲鹏妖神怒拍而去。

发现真相的鲲族太祖,没有丝毫犹疑,直接愤怒动手,要将假扮鲲鹏妖神的家伙当场拍碎。

盛怒之下,鲲族太祖爆发的力量,极其恐怖。

比之先前针对鹏族太祖牠们联手时的威势,还要可怕。

这是真的愤怒!

仿佛对付杀父仇人1样,格外眼红。

这对鲲族太祖这种性情孤傲的存在而言,假冒其父亲,无疑是对其父亲的冒犯与羞辱。

这种羞辱,比之镇杀还要可恶。

性情孤傲,又对父亲有着极其崇拜心理的鲲族太祖,俨然无法容忍坐视。

因此,不顾1切地就要摧毁这1切,抹杀这1切,维护自己,维护鲲鹏族,维护父神的荣誉与尊严。

这般盛怒1击,还没临近,秦阳都是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鲲族太祖不顾1切的力量,直接深深地震慑了他,禁锢了他,让得他无法动弹。

哪怕人皇鼎庇护着他,都是无法化解,无法彻底阻隔。

可想而知,这尊半神之下可无敌,半神之上1换1的最古老的神子,有多强绝。

“住手!你要摧毁鲲鹏族崛起的希望吗?”

眼看着自身无从躲避,秦阳都是做好准备,遁入人皇鼎内时,1道金光大放,掀起漫天神霞的身影,迅猛而来,挡在了他的身前。

关键时刻,鹏族太祖闪身前来,庇护秦阳。

虽然鲲族太祖先行动手,但掌握着天下极速的鹏族太祖,还是后发先至,及时赶到。

“嘭!”

“轰隆!”

刹那间,剧烈的爆炸声响,恐怖的碰撞声响,相继炸开。

化作真身的鹏族太祖,庞大的身形都是无法承载鲲族太祖的愤怒1击。

直接被拍得踉跄倒退,横飞了出去。

被其庇护在身后的人皇鼎及秦阳,都是遭受波及,不住地翻滚着,1并飞了出去。

直接砸到了身后的神国壁垒之上,轰隆1声,重又弹回了神国的地面,才堪堪止住趋势。

“唰!”

这般状况,让得人王扶风和狻猊王皆都神情大变,脸色震骇。

什么情况?

鲲族太祖这是疯了?

真的疯了吗?

竟然对鲲鹏妖神出手?

无敌于世,纵横数个时代的鲲鹏妖神,竟然不堪1击,挡不住其子嗣的愤怒攻势?

鲲族太祖此前那句怒吼,又是什么意思?

这不是父神?

眼前的鲲鹏妖神这般真实,难道还有假的不成?

若是假的鲲鹏妖神,鹏族太祖岂会不知情?

看着眼前狂暴的余波,不断涌动,人王扶风和狻猊王的眼神,都是凝重了起来。

种种杂乱的思绪,在他们脑中盘旋回荡,让得他们的心情,皆都变得沉重。

所幸,这里是神国之中。

被层层神国与领域团团覆盖,不在同1个空间。

因此,外界的生灵,无法清晰地窥视到其中的景象。

甚至,连带着声音都是无法分辨聆听。

只能够从偶尔泄露的动静,捕捉到些许模糊的影迹。

“咳……咳……”

恐怖的毁灭波动逐渐平息,秦阳从神国地面爬了起来,不住地咳血的他,并没有丝毫的慌乱和恐惧。

在他身前,人皇鼎再度恢复了平静,鲲鹏妖神的身姿,重又展露了出来。

鹏族太祖也是迅速爬起来,再次挡在了秦阳的身前。

“你来作甚?”

不待对面的鲲族太祖再度攻击,也不待秦阳开口发声,鹏族太祖率先愤怒地瞪圆了双眼,怒视着秦阳咆哮了起来。

此刻的牠,恨怒极了。

因为牠早就知晓,秦阳展露出来的鲲鹏妖神是假的。

虽然牠不清楚秦阳到底使用的什么手段,但,血脉羁绊之下,1切都无所遁形。

哪怕秦阳展露出来的鲲鹏妖神,栩栩如生,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让得牠这位鲲鹏亲子都是无法分辨出破绽。

但,牠感应不到血脉羁绊,那就1切都是虚幻。

可是,考虑到鹏族处境,牠却并没有揭穿。

相反,更是佯装着未曾看破真相,而曲意迎合,不惜代价,不择手段。

所贪图的,就是借势。

借鲲鹏妖神的势,威慑妖庭,让妖庭不敢轻举妄动,不敢轻易地针对鹏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