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第 7 章(1 / 3)

秦朝焰走后,叶容栩歪着脑袋,想了半天,确定自己没想错:未来的仇人刚才在向他释放善意。

但为什么?

明明他刚欺辱过对方,还让对方给他捏脚。

叶容栩一时想不通,但算了,他低头看见微信上老中医刚发来的消息,慢吞吞地回了一个“谢谢”。

然后切换对话框,给保镖陈叔发消息——

【叔,帮我买一个养生保温杯,顺带买一些枸杞。】

不管了,他还是先养生吧。

……

秦朝焰离开叶容栩的豪华病房后,没有直接离开医院,而是去买一份病号餐,送到3楼的一间普通病房。

章芸生病后,恰好在这家医院化疗。

把病号餐送给章芸,又沉默地收拾好章芸的衣物,准备带回家洗时,章芸忽然叫住他。

秦朝焰止住脚步,缓缓回头,面无表情地看向她。

他身形清瘦,却极高,眼睛乌黑,不带任何情绪看人时,莫名有种压迫感。

章芸有些讪讪,转念想到是自己把他养这么大,又多愁善感起来,伤心道:“朝焰,你是不是嫌弃妈妈拖累你了?”

秦朝焰收回视线,依旧没什么表情,语气淡淡:“别多想,你好好养病就行。”

小时候,章芸对他确实一般,经常把他丢在家里不管,他没被饿死,全靠左邻右舍接济。

后来他长大些,章芸才像找回了当母亲的责任感,开始对他好,会给他做饭,关心他的学习成绩。

偶尔心情好时,还会给他两三块钱的零花钱。

他们母子也有过关系融洽的时候,直到……

秦朝焰收回思绪,看向躺在病床上的章芸,问:“还有什么事?”

章芸习惯了他的冷淡,小心翼翼问:“我听说你又把叶家那位小少爷推进泳池了,是为了针对景旭少爷吗?”

没等秦朝焰回答,她又自顾自道:“朝焰,妈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人有时候得认命,景旭是秦家的正牌少爷,你只是私生子,你们怎么能比呢?你别总想着跟他争,唉,都怪妈连累了你,让你的身份见不得光……”

秦朝焰不等她说完,就转身离开病房。

争?他从没想过跟秦景旭争,是秦景旭不放过他。

见他完全无视自己,不等自己把话说完,就一言不发地离开,章芸愣了一下,随即脸色有些难看,捏紧手中筷子,低声骂一句:“小畜生。”

*

秦朝焰走出住院部大楼时,正好碰见秦景旭。

对方似乎是匆匆赶来的,向来从容的脸上有几分焦急。

秦朝焰只轻描淡写地扫一眼,就收回视线,径直离开。

秦景旭也看见他了,忽然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问:“之前打电话时,你在小栩身旁?”

秦景旭一开始不知道这件事,是叶家把秦家的保镖押到秦家让秦启江处理时,他才通过秦启江的电话,知道秦朝焰当时就叶容栩的病房。

“昨晚那件事,是你跟小栩说的?”他抓着秦朝焰手臂的手用力几分,咬牙问。

昨晚他和舒茗一起离开清水湾别墅时,正好被离开叶家后一身狼狈的秦朝焰撞见。

今天秦朝焰又被强押来向叶容栩道歉,以叶容栩的心性,肯定会拿他出气。

所以秦景旭有理由怀疑,是秦朝焰为讨好叶容栩,向叶容栩说了他的事。

秦朝焰低头看一眼他攥着自己手臂的手,忽然攥住他的手腕,反向用力一拧。

秦景旭顿时疼得松手,低呼一声,手臂瞬间被拧在身后。

秦朝焰语气冷冷道:“我没那么无聊。”

说完一把将他搡开。

秦景旭向前踉跄几步,形容狼狈,再转回身时,向来温润的脸上闪过一丝嫉恨:“你……”

话没说完,他察觉秦朝焰的视线忽然落在自己胸口,不由低头。

刚才他被推搡一下,西装外套的领口有些歪,一枚玉坠从领口掉出一半。

秦景旭脸色微变,忽然用手遮住玉坠,转身匆匆离开。

秦朝焰皱眉,觉得玉坠有些熟悉,但他不可能冲过去,把对方的玉坠拽出来看。

也许是想多了。

他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又拎起刚才放下的纸袋,转身继续离开。

*

叶容栩要的保温杯和枸杞很快就送到病房,他让护工帮忙把杯子洗干净,然后泡上枸杞。

林姣姣见他躺在病床上,捧着保温杯,神情跟公园里那些养生锻炼的大爷似的,有些好笑:

最新小说: 躺平式道侣日常 剑出西门 快救我师祖! 我的卡池是整个华夏文明[星际] 一世龙王 师尊在上 中蛊后温柔男配黑化了 我和死敌仙君有个崽 入侵 修真小村长